臧健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服务口号【视频】◆这个女人谁认识,她要出名了!-九妹情怀老歌

2016.09.29 | 27阅读 | 全部文章

【视频】◆这个女人谁认识,她要出名了!-九妹情怀老歌


原创 |着这草长莺飞杂花生树的江南,突然对大好的前程意兴阑珊,人还未离去,他就开始想回家了,明月呵,你何时照我回乡?王安石是抚州临川人,17岁的时候,随父亲王益定居江宁,从此就把江宁当作故乡。1063年,宋仁宗去世,宋英宗继位,满朝纷乱之时,王安石正静静地在江宁为母亲守孝。当他的眼光抬起之时,那锐利的光芒超越了时空,凌驾于万里江山之上,只将几千年历史的山河击碎为劫灰。他在这里写下了那著名的《桂枝香·金陵怀古》: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按照律制,只用守孝三年,但王安石在三年除服以后,却称病不出,英宗屡招,王安石皆不离钟山。王安石在江宁专心著书立说缱绻仙凡间,并以自己的著作为教材,招收学生。这些学生当中就有陆游的祖父陆佃,这个“居贫苦学,夜无灯,映月光读书”书生,穿草鞋步行千里投奔王安石,一日只见便“觉平日就师十年,不如从公之一日也”。这些学生很多后来成为王安石变法的中流砥柱西直门宾馆,尽管很多最后都被诬蔑为奸臣。王安石这一呆就是5年。他怀有一腔宏图大业,却不想付与病泱泱的英宗。直到48岁的他遇到了宋神宗向以丞。1067年,在位仅4年的宋英宗去世,宋神宗赵顼继位,年号熙宁,这年他二十岁,“英睿仁厚”,“气质早茂”。继位第三天,他的财政部长就禀报“百年之积,惟存空簿”。年轻的皇帝,很想让这个衰败的王朝能在自己手上进入一个新时代。他需要变革,需要富国强兵的方略,重振这个不会打仗只会上贡的王朝。他问众位大臣治国方略,首召三朝重臣富弼,访以治道。富弼只会说老一套:“人主好恶,不可令人窥测,可测,则奸人得以傅会。当如天之监人,善恶皆所自取,然后诛赏随之,则功罪无不得其实。”而司马光则上疏,论修身之要三,曰仁,曰明,曰武。治国之要三松江清真寺,曰官人,曰信赏,曰必罚。且曰:“臣昔为谏官服务口号,即以此六言献仁宗,其后以献英宗。今以献陛下。平生力学所得,尽在是矣。”三个朝代都是一句废话治国。这个时候,皇帝想起了跟他一样有一颗不安分的心的王安石,王安石曾向宋仁宗上万言书廖智的故事,请求改革政治,加强边防,提出了“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财;取天下之财,以供天下之费”的理财原则,但并未引起宋仁宗的重视。而此时宋神宗听其他大臣聊起王安石却仿佛看到了他的治国导师,“三使往聘”,召王安石“越次入对”,即越级来参与政事,终将王安石请出钟山猎天下。临走的时候,朋友来相送,赠诗一首“草庐三顾动春蛰,蕙帐一空生晓寒”,说王安石经不住朝廷三顾茅庐,终于还是要出山了,只剩下床帐,因空寂而生寒意。王安石写一首《松间》回他说:“偶向松间觅旧题,野人休诵北山移。丈夫出处非无意,猿鹤从来自不知。”鸿浩之志,猿鹤安知,燕雀又安知?他只孤身一人行去。王安石服丧期间,远在洛阳的易学家邵雍正陪客人“散步天津桥上,闻杜鹃声,惨然不乐。客问其故,”邵雍说:“洛阳旧无杜鹃”,客人问这又如何?邵雍说“不二年,上用南士为相,多引南人,专务变更。天下自此多事矣。”客问:“何以知之?”邵雍说:“天下将治,地气自北而南;将乱,自南而北。今南方地气至矣。禽鸟飞类,得气之先者也单县一中。《春秋》书‘六鷁退飞’、‘鸲鹆来巢’吴素素,气使之也。自此南方草木皆可移,南方疾病瘴虐之类,北入皆苦之矣。”窥得天机的邵雍只窥得杜鹃之声,却听不到杜宇之意。王安石的小船缓缓驶出钟山,此时王安石的心是矛盾的,他没有即将踏上金銮殿上挥斥方遒的非凡得意,此行一去,他将进入政权的风口浪尖,君子不再得全身而退,也许历史将会留下他的污名,遗臭千年,为这千年臭名,辜负这江南两岸的春色,值得么?所以,此刻的王安石,只听见前方那北行的杜鹃萎身谢礼,化成声声的杜宇,唤着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回望而去,六朝人物随烟矣,金舆玉几安在哉。钟山石城已寂寞,只见江水云端来。王安石的小船行过了瓜州,下一站就是扬州,他想起了26年前,当年还是少年身的自己从扬州开始步入宦途,如今自己已是头发花白之人,再经此地,望着水边落日下的漠漠平林,回想当年,满眼只剩苍然——《入瓜步望扬州》:“落日平林一水边,芜城掩映只苍然。白头追想当时事,幕府青衫最少年。”年轻的时候,他就留下两句诗:“浓绿万枝一点红冷残欢,动人春色不须多。”这动人春色不须多,对于年轻的王安石来讲,简直就是天赋而来的清醒的认知。他后来所践行的也正在这一点红,这不须多上,有急流勇退之心,终无奈,人算不如天算,到底算不过天命。王安石踏入了开封城,他将为这个濒死的阴柔无骨的大宋的命脉上,注入一剂强心剂,让其奏出最后一曲华丽激扬的雷鸣钟声。王安石来了,富弼度不能争,便称疾求退,神宗答应了,问他:“卿即去,谁可代卿者?”富弼荐重臣文彦博,神宗默然,良久才问:“王安石何如?”弼亦默然。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上,他们这些僵化不变的重臣,只能默默地让路。据历史记载,王安石来到东京城后,“荧惑昼见,凡三十五日”,火星大白天挂在大宋的天空下长明达35日之久!此时,王安石静静地望着自己所住的院子里一棵孤独挺立的梧桐树,他在这棵树上看到了自己,写下了一首《孤桐》: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明时思解愠,愿斫五弦琴临时天堂小说。张兆艺帝舜曾一面弹着五弦琴石桥禅,一面唱“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王安石此时也想劈身做这五弦琴,在这个政治清明的时代,为国家排忧解难。王安石见到了新皇,而久闻其名的新皇早早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陆金凤,等着见这位自己心仪已久的大臣,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宋神宗就直接问王安石:“为治所先”,王安石答:“择术为先。”即治国当先建立一套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皇帝又问:“唐太宗何如?”王安石说:“陛下当法尧、舜,何以太宗为哉!尧、舜之道,至简而不烦,至要而不迂,至易而不难,但末世学者不能通知宅女丹药师,以为高不可及耳。”皇帝说:“卿可谓责难于君矣。”皇帝又问他:“祖宗守天下,能百年无大变”,这是什么原因?王安石回去给皇帝写了一篇《本朝百年无事札子》,回答这位年轻的皇上,说太祖有“上智独见之明”,所以“能驾驭将帅”,“外以捍夷狄,内以平中国”。而后面的几个皇帝“太宗承之以聪武,真宗守之以谦仁,以至仁宗、英宗,无有逸德”,“此所以享国百年而天下无事也”。当然最主要是因为外敌不强,“赖非夷狄昌炽之时,”“又无尧、汤水旱之变,故天下无事过于百年,虽曰人事,亦天助也。”说到这里,王安石引到了他重点要说的话:“伏惟陛下知天助之不可常,知人事之不可急,则大有为之时,正在今日!”第二天,新皇就要求王安石:“试为朕详言施设之方。”……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从此,年轻的皇帝携手这位眼光卓越超群的王荆公共同指点他的江山。王安石后来写过《浪淘沙令》写他与宋神宗的知遇:伊吕两衰翁,历遍穷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