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健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资兴市【视频】世上最远的地方可能是你的心灵-圣贤教育国学励志创业

2019.12.03 | 3阅读 | 全部文章

【视频】世上最远的地方可能是你的心灵-圣贤教育国学励志创业


格罗夫博士相关采访,全息呼吸法介绍
全息呼吸到底是什么?
全息呼吸法 (Holotropic Breathwork) 是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博士和妻子克丽斯蒂娜于1970年代中期在加州大浪湾(Big Sur)的伊莎兰学院(Esalen Institute)共同开发的一种经验式自我探索和心理治疗的方法。
这种方法组合一些非常简单的手段:快速呼吸、唤起性音乐和一种可以释放体内剩余生物能量和情绪阻塞的身体工作法——来引发深度的全息意识状态。这些疗程通常以团体方式进行;参与者两人一组,轮流担任“呼吸者”和“守护者”的角色。
全息呼吸的整个过程会在受过训练的辅助者监督下进行。他(她)们会在必要的情况下协助参与者并给予特殊干预。在呼吸环节之后,参与者们将用曼陀罗绘画或其它方式在小组中分享他们的内在体验之旅。必要时,还会采用跟进面谈和其它各种辅助方法, 来引导参与者呼吸体验的完成与整合。

|全息呼吸学员 刘婷的曼陀罗绘画
全息呼吸会有什么样的体验?
不同的人在呼吸中确有不同的体验,同一个人在不同时候的体验也是不同的。全息呼吸是不控制,不干预的深度体验疗愈,一切交由我们内在的智慧来主导。理查德·塔纳斯博士通过原型占星学的研究实证表明:全息呼吸体验者确会受到行星行进的影响石蹦,尤其在木星、天王星、冥王星的行进触发个人行星及重要相位时,会有强烈而典型的体验和转化发生。全息呼吸山羊皮乐队,是个体放松甚至完全放掉意识的控制而完全跟随宇宙流动的发生。

|全息呼吸工作坊结束后学员和导师的合影
就让意义来找我
关于“神”,于我是天方夜谭王祉萱。却在工作坊呼吸中体验到“呼吸便是沐浴在神的气息之中”,神无所不在。只是在成长过程中我们的感官日渐麻木,就像呼吸成了自然而然、天经地义,我们便忽略了它。
作为守护者看见自己有那么多担心:生怕照顾不好搭档、生怕做错、生怕对方没有呼吸到位……几次去问老师,夸利亚雷拉老师温和地回答都是“尊重她的节奏,跟随而不是掌控”。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初次当妈妈的女子,不知道如何照顾婴儿。我该怎么做?该怎么做?!后来随着音乐我慢慢归于中心,跟随着对方的节奏安住下来,只是单纯的守护铁中棠。再后来突然进入到一种“临在”状态,我和搭档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联结,能感受到她的挣扎、同时也感受到心中的爱,那一刹那我泪如雨下,为生命的礼赞和信任!
群星第五宫、太阳处女座的我,骨子里一直都有一个不能落后的、自我壮大、自我苛求的意志,所以,音乐一开始我就拼命呼,大汗淋漓,把自己呼到吐。不过也好,平时想吐吐不来的这下做了个大清理。索性把我曾经在一段情感中压抑下来的痛苦、悔恨一并吐了出来。
后半段就在半虚脱中进入潜意识,整个人开始漂浮在虚空中下坠,身体无边无际弥漫开来……进入彻底的交给、放松……
醒来发现身心极其清透,安适从容。
第二场呼吸,我把意志交给身体和呼吸。没多久,被我一直控制得非常“淑女”版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扭动,全身强烈震动炸肉的做法,然后就被一股巨大的能量卷入深深深深的黑暗中,我睁大眼睛(在潜意识里)试图寻找什么可见之光或者画面,什么都没有。身体不受控制地在地上翻滚、嘴巴里清晰流畅地念诵着一些奇怪的乱语、大笑;乱语、大笑……意识里只有一个声音:臣服!
那股能量离开重新躺回来,随着音乐和呼吸又进入另一种性高潮状态邱正宏,从子宫深处开出一朵花来,慢慢变大至全身变成一朵绽放的花,身体自然舞动起来……然后我就没有记忆了。怎么舞的、舞多久,都不记得。是同学告诉我跳得有多美,可惜我不知道!
画曼陀罗才有所启发:性多么美好,我所跳的原来是性之舞蹈。
“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女性的子宫便是创造力之门,是爱的源头!
呆呆在那里好久,从心里流出泪来。一直一直我觉得性的脏、性的耻辱,随着泪水、随着曼陀罗被净化……这一刻,我与北交点天蝎座,天王星天蝎座握手和解。唯有敬畏!
课程虽已结束,生命奥秘还在展开之中。
我不再追寻意义女子无殇,还是让意义找到我吧!
万物皆有时,万物皆有序,让生命变得像呼吸一样自然。

在这里,也在别处。
不在这里,则不在任何一处。
——《维施瓦萨拉·谭崔》
哪有一处不神圣,神无所不在,只是我们失去了联结。
呼吸是最直接联结的法门。只是我们把很多东西复杂化了,把最重要的忽略了,所以我们感觉不到了。
--全息呼吸学员 星辰

|全息呼吸工作坊现场
心灵的维度远超想像力
音乐起。
我开始了深长的呼吸,每一次呼吸都比前一次的更深更长。
渐渐,我的身体出现一种麻痹的感觉。像是被束缚住、被什么强大的力量包裹着、几乎动弹不得,特别是整个腿的感觉直接像压了两块千年大石!
接着从胸口的位置,开始感觉到一种融化的感觉,衣服、皮肤、肌肉、骨骼、血管、神经都不在了。这种消融感逐渐的向四肢四周扩散——身体的感觉慢慢的消失掉了!我感觉不到手臂、腿、身体,也感觉不到身下的柔软地垫。眼前一种比漆黑还黑的黑暗从头顶笼罩下来。
“我这是在哪儿?”没答案?!同时,我发现自己竟没有继续呼吸,但并不觉得难过,像是漂浮在太空中,就那样悬浮着——没有我,却又都是我;我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却又感觉到我存在于任何存在里。
时间、空间这两个最熟悉的状态,突然在这个场域里面消失掉了。我沉浸在这种状态里面,还有一种很平和的感觉。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被自己的发出的声音唤回,才反应过来就在我以为自己消融的那些时刻,其实一直在发出一种高频的呼音。我感觉到指尖的麻木感又出现。确切的说不是麻木,是麻。
哈哈,精彩的来了——突然间感觉指尖出现了很多触角。每动一下手指,指端那些无形的触角就开始舞动,越来越长。资兴市像是无数的荧光色的线从指端长出。我这是要变形了么?它们就像在帮我探寻这个空间的每一处。
我手指的感觉也变得异常灵敏,我能感觉到血液从动脉流向静脉,通过关节的时候发出的汩汩声,感觉到手指弯曲时肌腱与骨膜之间的拉扯感。感觉到空调吹出来的灰尘、地毯上行走的痕迹、隔壁同伴咸湿的眼泪、还有一位老师身上棉麻裤子的质感。
那些荧光色的触角般的线就这样随着我手指的摇动而摆动。然后变成了无数花瓣,一层一层的生长、延伸、掉落丰县梨花节,再生长再延伸再掉落……那真的是一场与指尖灵魂的对话鼠胆龙威,它显化出无限变换,也仿佛在向我展示一种无限的创造性和被创造感知的可能。
--全息呼吸学员 刘婷
学员分享

|以上图文已获学员及学员家属授权本公众号发布

2015年6月中国首次全息呼吸工作坊现场记录

2018年春季全息呼吸工作坊
导师团队

Jean Farrell 简·法瑞尔
国际最资深的全息呼吸导师之一。简早于1972年起便开始心理治疗师执业,于1996年成为全息呼吸导师,开始在英国,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和丹麦等地带领全息呼吸工作坊。
简在英国和爱尔兰两地生活。在英国卡介菌,她在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担任青年和社区工作高级讲师,教授团体咨商和咨询技巧;在爱尔兰,她在爱尔兰国立大学教授心理咨询和治疗,并为年轻咨询师提供督导。

Holly Harman 霍莉·哈曼
霍莉是全息呼吸总部(全息呼吸导师培训中心)的副总监。她负责全息呼吸导师培训(GTT)的行政管理和临床研究工作。她领导和管理GTT项目在全球各地的开展,并常年跟随创始人格罗夫博士在世界各地举办工作坊。
除了国际事务外,霍莉还领导着全息呼吸在英国的发展。

Deb Dunning 黛布·邓宁
黛布来自英国,曾任职于英国国家健康中心(NHS, 欧洲最大的医疗服务体系)长达20多年;除了多年的临床经验外,她还曾担任该机构的首席执行理事长达数年。
黛布是全息呼吸导师培训(GTT)国际团队的一员,她长期协助GTT项目在欧洲、俄罗斯、印度、美国和南非等国家的开展。她还经常组织并以导师身份参与英国境内的全息呼吸工作坊。
除了全息呼吸折木奉太郎,黛布还在英国运营私人的颅骶疗法(头荐骨疗法)诊所流朱怎么死的。

Aniko Kocsis 安妮可·柯奇诗
安妮可来自匈牙利,现长居于英国。她长期与英国全息呼吸中心合作,在英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带领全息呼吸工作坊。
安妮可是毕业于荣格学院的心理学硕士;同时还是一个职业按摩理疗师和灵气疗愈师。她近来在与有学习障碍的群体工作。
安妮可对探索人类非常态意识状态有着深厚兴趣,特别对萨满文化和世界各地的神圣药草有着特别研究。她对梦境和释梦领域也有很多涉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