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健和【视频】【书香校园】人间再无余光中,留作乡愁慰后人——再读余光中的诗-昆山市秀峰中学

发布时间:2019-04-13编辑:admin阅读:39

    臧健和【视频】【书香校园】人间再无余光中,留作乡愁慰后人——再读余光中的诗-昆山市秀峰中学

    臧健和
    据台湾媒体报道,著名诗人、《乡愁》作者余光中先生于2017年12月14日辞世,享年89岁。
    在这样忧伤的日子里,让我们再读先生的诗歌,以遣思念。

    余光中
    1928-2017
    大陆是他的母亲,台湾他的是妻子
    长江黄河流淌在他的血脉里
    李白苏轼与他隔空对话
    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
    乡愁是他永久的韵脚
    字里行间,满含深情
    今天,他走了
    越过那湾浅浅的海峡
    让我们,用思念迎他归家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1972年,44岁的余光中写下这首《乡愁》,这是大陆读者对他最熟悉的作品。
    “私德有如内衣,脏不脏自己知道。声名有如外套,美不美他人评定。”不用手机的余光中编的这条短信,也许可以让我们循此去了解这位诗翁的另一面。
    “我出生在南京,父亲是泉州人,抗战时期又在重庆住了几年。要问我的故乡在哪里,其实很简单,我就是一个中国人。”
    2013年10月,余光中来上海参加“他们在岛屿写作——台湾文学电影展”开幕式。接受解放日报记者采访时,他说,自己现在任教的中山大学位于高雄西子湾,正对台湾海峡。
    “每天在学校办公室,望过去就是我熟悉的故乡,我要庆幸,自己不是住在台东,不然面对的就是太平洋,我又不要看美国,有什么用呢?”
    余光中1928年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
    1952年,余光中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 LOWA )艺术硕士。先后任教台湾东吴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其间两度赴美国多家大学任客座教授。1972年任台湾政治大学西语系教授兼主任。1974年至1985 年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1985年开始,任台湾中山大学教授及讲座教授,其中有六年时间兼任文学院院长及外文研究所所长。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
    他驰骋文坛超过半个世纪,涉猎广泛,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大家、著名批评家和优秀翻译家。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
    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对中国传统文学的追求贯穿了余光中的一生。在台湾岛内,他一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护卫者。
    2005年,陈水扁当局就提出过调降高中教材文言文比例,遭到台湾文学界、教育界强力反对,余光中是其中先锋。
    他曾说,如果将文言文抛弃不用,我们将会变成“没有记忆的民族”。今年,台湾当局教育部门再次审核新课纲内容,有意将高中语文教材中的文言文比例上限降为30%。余光中和超过5万位各界人士参与了反对削减文言文课文的联署,最终使得备受关注的高中语文课本文言文比例维持45%至55%不变。
    “诗歌丧失读者,诗人应该自问,写得够不够好。并非要一目了然,但要让读者能够循着你的诗歌进入你的世界。诗人要反躬自省,如何写出更深入浅出的作品,而不是责怪读者都去听流行歌了。不过我有些冤枉,我的诗很少有人不懂的,却要常常替看不懂的诗人辩护。”
    “我最得意的诗还没出现,所以我还在继续写。只要还在写作,我就觉得自己还死不了。”4年前,余光中在上海的幽默言谈引来观众阵阵掌声。如今,诗人远去,诗心与诗作长存。

    余光中笔下的故乡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提示:上下滑动可以阅读全文
    乡愁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1972.1.21
    春天,遂想起
    春天,遂想起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江南小杜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那场战争是够美的)逃了西施失踪了范蠡失踪在酒旗招展的(从松山飞三小时就到的)乾隆皇帝的江南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的江南,想起太湖滨一渔港,想起那么多的表妹,走过柳堤(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走过柳堤,那许多表妹就那么任伊老了任伊老了,在江南(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在杏花春雨的江南在江南的杏花村(借问酒家何处有)何处有我的母亲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我的母亲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
    喊我,在海峡这边喊我,在海峡这边喊,在江南,在江南多寺的江南,多亭的江南,多风筝的江南啊,钟声里的江南(站在基隆港,想——想
    想回也回不去的)多燕子的江南
    1962.4.29午夜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酒一样的长江水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血一样的海棠红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信一样的雪花白家信的等待是乡愁的等待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母亲一样的腊梅香母亲的芬芳是乡土的芬芳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1974.3

    余光中笔下的母亲
    春来时,我将踏湿冷的清明路葬你于故乡的一个小坟葬你于江南,江南的一个小镇垂柳的垂发直垂到你的坟上等春来来时,你要做一个女孩子的梦梦见你的母亲
    提示:上下滑动可以阅读全文
    招魂的短笛
    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诞生台风的热带海,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太阳火车的单行道,七月的赤道炙行人的脚心。魂兮归来,母亲啊,北方不可以久留,驯鹿的白色王国,七月里没有安息夜,只有白昼。魂兮归来,母亲啊,异国不可以久留。小小的骨灰匣梦寐地在落地窗畔,伴着你手载的小植物们。归来啊,母亲,来守你火后的小城。春来时,我将踏湿冷的清明路,葬你于故乡的一个小坟,葬你于江南,江南的一个小镇。垂柳的垂发直垂到你的坟上,等春来来时,你要做一个女孩子的梦,梦见你的母亲。而清明的路上,母亲啊,我的足印将深深,柳树的长发上滴着雨,母亲啊,滴着我的回忆,魂兮归来,母亲啊,来守这四方的空城。
    1958.7.14晚
    母难日
    今生今世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第一次,我不会记得,是听你说的第二次,你不会晓得,我说也没用但两次哭声的中间啊有无穷无尽的笑声一遍一遍又一遍回荡了整整三十年你都晓得,我都记得

    余光中笔下的古人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提示:上下滑动可以阅读全文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
    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马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地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太太都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而今,果然你失了踪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铛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
    猿啼不住,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一回头四窗下竟已白头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西笑,向西哭
    长安都早已陷落
    这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
    接你回传说里去
    选自《隔水观音》,台湾洪范书店1983年版
    戏李白
    你曾是黄河之水天上来
    阴山动
    龙门开
    而今反从你的句中来
    惊涛与豪笑
    万里涛涛入海
    那轰动匡卢的大瀑布
    无中生有
    不止不休
    黄河西来, 大江东去
    此外五千年都已沉寂
    有一条黄河, 你已够热闹的了
    大江, 就让给苏家那乡弟吧
    天下二分
    都归了蜀人
    你踞龙门
    他领赤壁
    五陵少年
    台风季巴士峡的水族很拥挤
    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
    黄河太冷,需要掺大量的酒精
    浮动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谱
    喂!再来杯高粱!
    我的怒中有燧人氏,泪中有大禹
    我的耳中有涿鹿的鼓声
    传说祖父射落了九只太阳
    有一位叔叔的名字能吓退单于
    听见没有?来一瓶高粱!
    千金裘在拍卖行的橱窗里挂着
    当掉五花马只剩下关节炎
    再没有周末在西门町等我
    于是枕头下孵一窝武侠小说
    来一瓶高粱哪,店小二!
    重伤风能造成英雄的幻觉
    当咳嗽从蛙鸣进步到狼嗥
    肋骨摇响疯人院的铁栅
    一阵龙卷风便自肺中拔起
    没关系,我起码再三杯!
    末班巴士的幽灵在作祟
    雨衣!我的雨衣呢?六席的
    榻榻米上,失眠在等我
    等我闯六条无灯的长街
    不要扶,我没醉!
    1960年10月

    余光中笔下的爱情
    只要心中还有,只要梦中还有还有一瓣清馨,即夏已弥留即满地残梗,即漫天残星,不死的仍是莲的灵魂
    提示:上下滑动可以阅读全文
    等你,在雨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等你,在时间之内, 在时间之外,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如果你的清芬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这只手应该摇一柄桂浆,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耳坠子一般的悬着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後的红莲,翩翩,你走来像一首小令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永远,我等
    如果早晨听见你倾吐,最美的那动词,如果当晚就死去我又何惧?当我爱时必爱得凄楚,若不能爱得华丽你的美无端地将我劈伤,今夏只要伸臂,便有奇迹降落在摊开的手掌,便有你的降落在我的掌心,莲的掌心例如夏末的黄昏,面对满池清芬面对静静自燃的灵魂究竟哪一朵,哪一朵会答应我如果呼你的小名?
    只要池中还有,只要夏日还有一瓣红艳,又何必和你见面?莲是甄甄的小名,莲即甄甄一念甄甄,见莲即见人只要心中还有,只要梦中还有还有一瓣清馨,即夏已弥留即满地残梗,即漫天残星,不死的仍是莲的灵魂永远,我等你分唇,启齿,吐那动词凡爱过的,远不遗忘。反受过伤的永远有创伤。我的伤痕红得惊心,烙莲花形
    祈祷
    请在我的发上留下一吻我就不用戴虚荣的桂冠请在我的手上留下一吻我就不用戴灿烂的指环请在我眼上轻轻地一吻吻干我眼中寂寞的清泪请在我胸上轻轻地一吻吻消我胸中的不平的块垒
    在这寒星颤抖的深夜我多么苦盼你的暖嘴能盖在我冰凉的唇上使它不再唱人世的伤悲

    余光中笔下的死亡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提示:上下滑动可以阅读全文
    中元夜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月是情人和鬼的魂魄,月色冰冰燃一盏青焰的长明灯中元夜,鬼也醒着,人也醒着人在桥上怔怔地出神伸冷冷的白臂,桥拦拦我拦我捞李白的月亮月光是幻,水中月是幻中幻,何况今夕是中元,人和鬼一样可怜可怜,可怜七夕是碧落的神话落在人间。中秋是人间的希望寄在碧落。而中元中元属于黄泉,另一度空间如果你玄衣飘飘上桥来,如果你哭,在奈何桥上你哭如果你笑,在鹊桥上你笑我们是鬼故事,还是神话的主角?终是太阳侵侵,幽光柔若无棱飘过来云,飘过去云恰似青焰缭绕着佛灯桥下燐燐,桥上燐燐,我的眸想亦燐燐月是盗梦的怪精,今夕,回不回去?彼岸魂挤,此岸魂挤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而水,在桥下流着,
    泪,在桥上流
    1962.八月十五.中元次夕
    当我死时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
    1967.2.4卡拉马如

    当我死时,葬我
    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50年前,正值盛年的余光中
    写下了这样的句子
    也许,在他心里
    死亡从来不是值得畏惧之事
    因为灵魂一定很轻
    轻得,可以飞过那湾海峡
    不用饕餮地图,也可回家
    愿先生一路走好!
    本文转自“诗词中国”(shicizg)
    图文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关键字